杜兆才出任亚足联裁委会主席,中国足球就能不受裁判欺负了?

发表时间:2019-08-14 05:54:52 来源:足球报

记者崔宇报道 8月9日,中国足协发布公告,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、中国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将出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(以下简称裁委会)主席,外界一片欢腾,认为自此以后,中国足球不必再受裁判的窝囊气了,但这个裁委会主席,到底有多大的能量?


▲杜兆才和亚足联主席萨尔曼(via 亚足联官网)


今年4月6日,在吉隆坡第29届亚足联大会上,杜兆才以35票当选国际足联理事,任期到2023年。成为国际足联理事,自动进入亚足联执委会,在2019-2023年期间,中国足球在亚足联及国际足联“朝中有人”,而为了广交朋友,杜兆才放弃了继续竞选副主席。

按照常规,亚足联执委会的一些执委,将出任常设委员会要职,而从7月开始,亚足联内部的一些调整正式开始,杜兆才出任裁委会主席,就是调整之一。

杜兆才之前,裁委会的主席是韩国人郑梦奎,2016年9月,为了谋求郑梦奎放弃理事,支持张剑竞选,中国足协让出了东亚区副主席+裁委会主席的职务,但后来郑梦奎再次报名参选理事,如果不是发生多起理事候选者退选事件,张剑有可能输掉竞选,最终,郑梦奎不仅获得了副主席和裁委会主席的位置,也当选了理事,当时,国内足球圈认为是一大“失败”。

但在今年4月的亚足联大选中,未紧跟当权派的郑梦奎在国际足联理事、亚足联副主席竞选中接连失手,自己又愤而退出了执委选举,在亚足联已无职务,当时就有人士认为,郑梦奎让出裁委会主席的职务,只是时间问题。

如今,尘埃落定,杜兆才出任裁委会主席,任期为2019年至2023年,他以该身份亮相,将是10月15日开始在青岛举行的亚足联裁委会会议。


▲张健强和陆俊(via osports)

裁委会,中国足球人其实一直有关系,哈曼上台前,裁委会的主席是叙利亚人布佐,为人强势,中国足协的张健强,先是担任裁委会委员,后担任裁委会副主席,和布佐关系很好,中国足球也因此“受益”。

张健强之后,陆俊进入裁委会,布佐对他很欣赏,但2007年6月,布佐下台,阿联酋人塞卡尔担任裁委会主席,同年年底,陆俊退出裁委会;2011年4月,孙葆洁担任裁委会增补委员,但因为语言不过关,始终未能转正;2014年3月,于洪臣出任裁委会委员;2015年8月,张吉龙担任裁委会主席。

目前,调整还在进行中,不清楚中国有多少人士能在亚足联任职,此前最多时是9人,就是2017年5月时,当时,张剑是国际足联理事、亚足联执委,刘驰为参赛管理机构ECB主席,林晓华是竞赛委员会副主席,沈睿是纪委会女副主席,王彬为媒介和联络委员会委员,李久全为市场委员会委员,田凤常为法律委员会委员,温丽蓉为女子委员会委员,范运杰为技术委员会委员。

杜兆才出任裁委会主席,将和卡塔尔人哈尼“搭档”,他续任裁委会副主席,去年1月的U23亚洲杯上,两人就有过“交流”。

当时,最后一场小组赛是中国VS卡塔尔,当值的伊朗籍主裁法哈尼作出了多次不利于中国U23的判罚,并在上半时结束前将队长何超罚下场。现场观战的杜兆才中场休息时,在翻译陪同下向督战的哈尼提出了口头抗议,值得一提的是,哈尼不仅是亚足联裁委会副主席,还是国际足联裁委会副主席,这次两人“搭班子”,不知会怎样。


▲2018年U23亚洲杯:中国vs卡塔尔 何超两黄变一红被罚下(via osports)


应该说,杜兆才当选裁委会主席,对中国足球,尤其是中国足球外交来说,是个胜利,毕竟,裁委会曾是亚足联两大核心常设委员会之一,对于亚足联旗下的裁判,还是有一定“震慑力”的。不过,目前亚足联裁委会职能严重缩水,只剩“执行和解释比赛规则,可向亚足联执委会提出对比赛规则的修正法案。”而彰显权势的裁判员选派工作,已被秘书处的裁判部取代。

看看裁判部的“职能”,按照亚足联的官方说法,“在国际足联、亚足联、会员协会和赛事相关方的合作下,高效管理亚洲所有裁判事务”,目标是提高亚洲裁判水平,成为裁判界的标杆。也就是说,基本上,亚足联裁判的事,都是裁判部说了算。

具体职能,裁判部分为两部分,一个是“竞赛”,一个是“发展”,而最重要的是前一项。

在亚足联的说明中,裁判部负责以下事务:所有亚足联赛事主裁判、助理裁判和裁判监督的指定和委派;应求为其他亚洲比赛委派主裁判、助理裁判和裁判监督;对主裁判、助理裁判进行评估,并采取相应行动;进行视频评估并对裁判表现存档;如有需要,向会员协会提供裁判评分反馈;研究裁判报告并采取相应行动;就与比赛有关的纪律事项提供建议;亚足联新裁判招聘;提供裁判教材制作信息。

而在“发展”一项中,包括13小项,如亚足联裁判员的所有裁判教育和发展活动;主办裁判班;裁判班裁判讲师任命;国际级裁判注册配额等,也都是裁判部负责。一句话,事无巨细,都划归裁判部了,尤其是第一项,意味着包括世预赛、亚洲杯等重大赛事,裁判组都是由裁判部委派的,可以说,“权势熏天”。


目前,裁判部主任是新加坡人麦丁,53岁的麦丁裁判生涯经验丰富,执法过亚洲杯(1996、2000、2004)、联合会杯(2005)及世界杯(2006),4次当选新加坡联赛最佳裁判(1997、1998、1999、2001),2次当选亚足联最佳裁判(2005、2006),2007年退休。

退休后,麦丁担任亚足联及国际足联的裁判讲师,还曾在2013-2015年期间担任阿联酋足协的裁委会技术总监。2015年10月,麦丁出任亚足联秘书处裁判部主任,他接替的是日本人小川佳实的位置,小川在裁判部任职接近10年,在此期间,日本足球几乎没吃一点裁判的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从2016年开始,麦丁成为足球竞赛规则全球决策机构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(IFAB)技术咨询小组成员,而从2017年1月起,麦丁还担任了国际足联裁委会委员,但在亚足联裁委会,他并不是委员。

应该说,麦丁在担任裁判时,和中国足球关系不错,事关中国足球重大利益的部分比赛,基本执法公正,2001年十强赛对阿曼的出线一战,就是他执法的。坊间传闻,麦丁之所以和中国足球关系不错,是因为在2001年世预赛某场比赛中,他忘记将一名累计两黄的球员罚下场,虽然受损方提出了抗议,但担任裁判监督的中国足协某代表,在报告中并未刻意渲染此事,麦丁免遭处罚,心存感激。

不过,在麦丁主管裁判部后,中国足球也受到了一些裁判的不公正待遇,去年的U23亚洲杯只是其中之一。


▲亚足联秘书处裁判部主任麦丁权力极大


裁委会如此,亚足联的其他常设委员会,同样已成摆设,在亚足联官网,甚至常设委员会,基本都找不到了,一切实权,都在亚足联主席萨尔曼手中,而他实行的工具,就是秘书处。

2002年前,亚足联主席基本由马来西亚王室成员担任,不管事,只挂名,秘书长(维拉潘)大权在握,但他懂得平衡,当时的裁委会和竞赛委员会,是绝对的核心部门,而该委员会的主席,一般由亚足联副主席兼任,当年龙哥能有“上帝之手”,就在于他当时担任竞赛委员会主席,确定分组抽签时,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但卡塔尔人哈曼2002年上台后,强化主席权威,逼退了维拉潘,各常设委员会的权力,很大一部分也被收回,很多规则的制定和具体施行,都是由秘书处下属部门完成的,各常设委员会,只是走一个流程,真正具有法律效应,还要执委会讨论通过,也就是说,常设委员会,变成了纯粹的议事机构。

张吉龙代理亚足联主席期间,曾一度削弱秘书处的权限,将其定义为“搭建亚足联46个会员协会的沟通桥梁”,但萨尔曼上任后,再次扩大了秘书处,权力更大。

目前,秘书处有9位主任,名义上,在萨尔曼和他们中间,还有秘书长拿督温莎·约翰,但约翰也对萨尔曼绝对服从。9位亲信中,除了裁判部主任麦丁,还包括竞赛部主任申晚吉、技术部主任安迪﹒罗森伯格、开发部主任库马尔、区域协会主任卡尔达尼、公共关系部主任吉布森、财务部主任莫汉、法律事务主任(兼总法律顾问)帕斯基、日常服务部执行主管马拉·鲁班。


这些人中,中国球迷最熟悉的应该是46岁的韩国人、“眼镜哥”申晚吉,因为亚冠、亚运会、世预赛等分组抽签,都是他主持甚至一手操办的,曾在韩国足协担任管理部主任,后来担任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副主任、主任;此外,技术部主任安迪﹒罗森伯格也是鼎鼎大名,他是苏格兰人,1994—2012年,他一直担任欧足联的技术总监,还是6届世界杯的技术小组成员。

可以说,这9位亲信,基本涵盖了亚足联所有的事物,目前,除了三大司法机构外,其他的委员会,基本成了摆设。所以,杜兆才担任裁委会主席,对中国足球来说,有一定的好处,但中国足球要想不受欺负,根本还是要自身强大起来。


体育投注现金网